佩奇

谈谈那些童年里重要的人

1.
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我有个好朋友,她就住在我们小区,非常近,我天天去找她玩儿。小女孩小时候都喜欢兔耳朵发卡,我们也不例外,还在兔耳朵上绑着漂亮的粉丝带。
然后有一天啊,她从我家走的时候忘记拿走她的兔耳朵了,我当时看到了,却没有告诉她。等到她第二天又来的时候,她似乎并没有发现兔耳朵不见了,我很是愧疚,与她说了实话,她却也没在意,也同我说我以前在她家落下的粉丝带她也没还我。或许就是那一刻开始,我才真正把她当朋友,哪怕现在,如此真挚的,也唯有这一个。
但是她要搬家了,远一些,不过当时上小学,没多少作业,我也几乎天天让妈妈带我去找她玩。
我其实很淡漠,很少接纳别人,往往都是装着随和罢了,别人觉着讨厌的敷衍的附和一下,但也不会因此而改变看法。这样的性子也只接纳了一个她罢了。上初中了,我们还是偶尔出去玩,上高中了,一学期结束,我们也只见了今天这一面,她帮着她家店打工,现在她搬家离我更远了,虽然见面少,但依然很温暖,与她一起,真的很愉悦。

2.
嗯,与你说说我童年另一个重要的人,我的堂姐。
我曾经写过关于她的一篇作文,真的是由感而发,一气呵成,被语文老师赏识,拿去参加比赛了,起初觉得没什么,后来获了省特等奖,我一下就慌了。等到证书拿到的那一天,我慌得不得了,就怕别人问我写什么内容。我性子淡漠,从来不主动表达过多情感,说到底也就面子薄,我爱母亲,从来不亲口说出 母亲我爱你,但是我爱姐姐,我依恋她,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让任何亲人知道。
但是那一天,姐姐打电话给我,问我   作业获奖了?真棒!写的什么?
我作业的题目是《明年,花再开》,我就说我写了各种花。我对母亲也这么说。但是有一天,我同学的妈妈跟我妈聊我的作文,我同学是知晓我写的内容的,唉,她跟她妈说了,她妈又跟我妈说了……我当时听到这消息崩溃了。母亲问,你是不是写的你姐姐,我说,是啊……但我忘记怎么写的了。
就这样,风波过去了,就最近几天,母亲又想起这篇作文……
我如此担忧她们发现是因为我姐姐,就是堂姐,她小时候很漂亮,但从我记事开始,她就成了假小子,直到现在压根看不出来她是个女的。假小子特调皮,她从我4岁就一直住在我们家,当时有爸妈,爷爷奶奶,还有姐姐,特别好。我四岁那年的事情我记得很多,都是关于姐姐,她喜欢在我睡觉时把我画成大花脸,我醒了她还嘲笑我。她喜欢啃脚丫,我当时不懂,就跟她学,搞得现在所有亲戚都说我牙那么丑都是啃臭脚丫啃的。
但是她逐渐变得叛逆,她最开始是乱花钱,后来就是跟着社会上的人学坏,那时我也就不到十岁,爸爸怕她教坏我,她就回她自己家了,大伯忙,而且与大妈离婚了,姐姐十分独立,自己去上学,自己回家。2008年地震时,她写了论文,跑到我们家读给我妈妈听,我也在听,却只记住了 四川汶川大地震 这个开头。那一个晚上是为数不多的温馨。
她工作了,她总是换各种各样的工作,她聪明,却不用在点子上,她干过服务员,护士,送外卖……她当一家龙虾饭服务员时,请母亲和我去吃,她一个人买单接近200,我当时就觉得,她虽然喜欢乱花钱,虽然脾气不好,虽然是假小子,她有那么多缺点,但从来不曾害我,对我一直这么好,让我感受到了温暖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,我都记住她的好……
她现在独自去深圳那工作了。她说,等你考完试,姐姐给你个大红包。姐姐现在做生意,有钱了,要吃什么我给你买。虽然她依然做一些违法的事。我很难过,父母不让我与她多接触了,也只有过年的时候,才能偶尔见到她。明年,花又开了,可我还能再见到你吗?这作文我一直没忘,也忘不了。

评论(19)